搜星网
星梦工厂
搜星论坛
首页 > 头条 > 正文

《南口1937》孙看演绎一个小铁匠的爱情故事
时间:2016-06-21 23:29:29来源:搜星网   作者:珑轲   评论: 0    热度: 0

大概是因为长了一张知心大姐般男女无害的扑克脸,身边总是有痴男怨女向我吐槽,无非正是荷尔蒙旺盛期男女间那些鸡毛蒜皮的叽歪情事。可总被父母催婚的我哪有那么多经验可谈?刷遍了日剧韩剧美剧自我感悟的所谓理论,现学现卖还真哄得比我还情感丰富的狗男女们破涕为笑。看着一对对痴情怨侣破镜重圆漫步夕阳下,或是拥吻在落叶大道,谁知道在远处我的惆怅,甚或恶毒的眼神?

人世间情事在我眼前飘过,有时嫉妒也好,羡慕也罢,都是别人家的情事。

于我来说,我也只是一个看客。

相识容易,相守太难。能够遇到一个和你白头偕老的人,难上加难。这道理懂不懂?

我就是这样矛盾的一个人,我没有别人眼中那么坚强,不想做他们的情感垃圾桶。也需要一份自己的情感,哪怕只有一天。

所以,有一天我收拾了行囊,一路向北,走进了北京往北连绵的群山。

山青水绿,没有了日常的工作骚扰,没有了板着面孔做别人的知心大姐,做回我自己。

路,在自己脚下,我可以任性的选择向左走,向右走。从小老太太就说我性子野,索性就撒野一把,向比荒凉更荒凉处而去。

这段山脉在大昌平国内,属于燕山一脉,万里长城曾经从这里穿梭。因为地处偏僻,从而躲过了无良开发商。残存的野长城偶尔会有驴友到访,山脊上间或矗立着一座座破败的烽火台,全身的弹孔,记录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,但都因为时间而被人们所忘却。

正午时分,在向东的接近山顶的一处斜坡,我看到了一个石碑,还有一个耄耋老者。

老人家就出生在山下的南口镇,祖辈都是铁匠。山里的生活虽然不如平原那里富庶,但好在有一技之长,在靠山吃山的地方,有了打铁这门手艺,其生活足以比一般山石缝里刨食的山民过的更为滋润。所以就有眼窝热的乡民看上,十几岁时就早早定下了亲事,而不用担心找不到婆娘。

因为两家相隔并不遥远,而且要经常走动,两个年轻人正好进入了情窦初开的年华。那是他们两个人的青葱岁月,穿着褡裢的小铁匠,和那个一身花衣裳的女子一起在山谷间游荡。

640.webp (2).jpg

老人家回忆起年轻时的岁月,昏黄的眼睛里都能溢出亮光。

小铁匠深爱着女子。就像过去那个时代的大部分普通的男孩子一样,他的爱炽热而含蓄。他会捉一直蚱蜢突然放在女子雪白的脖颈上,看她惊慌跳起的样子。在她娇嗔捶打中嬉皮笑脸地求饶。也会很轻柔的编一个花环,在她酣睡时悄悄地环在她的头上。

640.webp (3).jpg

人类喜欢回忆,是因为可以主动地为回忆添加喜欢的色彩。但是我相信老人的记忆。在70多年前的时候,那时候的情感还没有如今那么多情欲和功利。

所以,当老人在沉浸在记忆中的山坡时,我会想像到,在都市里,在国贸的CBD,在霓虹暧昧的三里屯,我是否会有一个痴情的男子,会和我上演一场纯粹的男女情事?

在小铁匠16岁的时候,镇子附近的兵营开始频繁调动,并且驻兵越来越多。听消息灵通人讲,日军攻占了卢沟桥,两国间关系越来越紧张。而父母也开始叮嘱不要再去山谷里撒欢了,因为有人说那里开始有日本间谍出没。两家间决定让两个年轻人尽早办了婚事,也算了了阖家的心愿。

640.webp (4).jpg

在迎亲的路上遇到了日本飞机的扫射轰炸。小铁匠的岳父不幸被流弹击中身亡,女子眼睁睁看着父亲惨死。喜庆的红色,对女子形成了刺激,变成了死亡的颜色。

新娘子疯了。

老人家干咳了几声。思绪拉回到现实,转视身旁的我。

碰上这样的事情,你会怎么做?他问我。

我自认为不是一个高尚的人,假若点背碰上一个废人,然后会有板着面孔的道德家会让我从一而终,辛苦照顾换来虚无的名声,赢得不相干人的尊敬,上报纸,上电视。苦楚自己知。我相信我不会这么做。当然,我没有讲出口。

老铁匠扭头,拍了拍石碑。继续陷入回忆。

当时心疼是有的,好好的人开始整天疯癫,所有的伤心最后也让我魔怔。就想所有的这些都是小鬼子带来的。老丈人死了,媳妇疯了。爹妈也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,还要照顾疯疯癫癫的儿媳妇。就想找小鬼子拼命。

那会驻扎在南口的是国民党汤恩伯的13军,我还见过一个团长叫罗芳珪,特别能打仗,后来死在了台儿庄。我去找他们,说想打鬼子。那个罗团长知道我家里是打铁的,就把我爹找来,让我们爷俩给部队打刀。后来我知道,罗团长知道我是家中独苗,不想我家绝后。因为后来打起仗来,真的是有去无回。罗团长也受了重伤。13军的“抗日铁军”就是靠这次仗打出来的。

我老婆也是在那次仗里就没了。发起疯来没有看住。当时我去山上抬伤员。眼瞅着我老婆在山上晃来晃去在找我。她采了满手满捧的花。然后小鬼子又放起了炮。

我能理解到老铁匠当时心里的痛。现在的速食情感足以让深陷其中的人疯狂,青梅竹马的两个人还没有一天的幸福,眼睁睁的就阴阳两隔,想想都让人心碎。那个可怜的女子在疯癫的情况下采下的满捧的山花,应该是还在念着让情郎给她编花环。曾经的甜蜜,仍深深镌刻在苍白的意识里。对她来说,和小铁匠在一起,就是永久的幸福。

后来呢?我问老人家。

仗打完了,我把罗团长从死人堆里扒出来抬下了山,跟着他一直打到台儿庄。然后他也死在了那里。我回到了南口。

年纪大了,总会想起年轻的时候。有时候上山来,总会想起那场仗,想起罗团长,去年有个电影在南口这里拍,有抗着机器的人让我讲了那场仗。我还是会想起我老婆,想起给她捉蚂蚱编花环的日子。

640.webp (5).jpg

听老爷子讲完他的故事,太阳已经过了正午。我扶着老人准备下山。

身后的烽火台兀自独立,与之相陪的石碑,也是沉默无声。

小铁匠的爱情在那个烽火的年代,应该是屡见不鲜。小人物的命运正如波涛里的浮萍,随波逐流。但时代所留给他们的记忆,却为他们所独有,因为记忆中有他们独有的幸福。

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石碑,头脑中想象着山谷间奔跑的女子,烽烟中的忠魂。

关于老铁匠提到的电影,我查了一下,《南口1937》会在6月23日上映。对我来说,是从没有接触到的一段战事,忠魂重见天日。对老铁匠来说,或许能再次看到记忆中的女子。被埋没的忠魂,痴情相守的小铁匠,都会有闪光一刻,并让你我感动。


640.webp (6).jpg

640.webp (7).jpg

相关热词搜索:孙看

上一篇:《南口1937》孙看个人资料
下一篇:华视搜星《星梦工厂》艺员培训练习生招募

评论排行